演出赞服务渣,草莓音乐节上卫生间竟排队一小时

阿肆演出现场歌迷如潮, 后方空地中还有观众坐卧休息。

“卫生间排队排到怀疑人生”“买不着水, 吃不上饭”“回程坐摆渡车像‘釜山行’, 停车场管理混乱”“人多天热排队长, 路堵道远信号差”……这样的吐槽, 不是在说“五一”假期间的某个知名景点, 而是一些网友参加草莓音乐节的感慨。 4月29日至5月1日, 阔别北京两年的草莓音乐节重新回归, 在北京渔阳国际滑雪场连唱3天。 除了歌迷的兴奋尖叫, 对于一个容纳数万人的户外音乐节来说, 餐饮、卫生、安保、交通等接待能力和服务保障都到位, 观众才能有更好的音乐体验。

演出很嗨

朴树赵雷引发歌迷大合唱

今年的草莓音乐节是时隔两年后回归北京。 2016年, 草莓音乐节在河北香河举办, 去年则没有北京场演出, 今年“草莓”落地北京的消息一出就备受期待。 本届演出阵容上也很强大, 朴树、窦唯、蔡琴、李志、田馥甄、赵雷、阿肆、曾轶可、痛仰、illion等乐队和音乐人都在三天中亮相。

李志、朴树、田馥甄都在草莓音乐节首日出场, 对歌迷来说极具吸引力。 距离演出前一周, 各票务网站上就已显示首日门票告罄。 演出当天, 李志虽因堵车延迟到场, 歌迷仍聚集在现场等候;朴树现场演唱《平凡之路》, 更是引起全场万人大合唱。

今年音乐节举办的场地在平谷区中国乐穀草地音乐公园(渔阳国际滑雪场), 音乐舞台就设置在缆车索道下方的坡地上, 草莓舞台、星球舞台、爱舞台等7个舞台之间距离较远。 对观众来说, 在舞台间来回穿梭虽然麻烦, 却能保证不同舞台之间互不影响。

相比于2016年的草莓音乐节, 邻近舞台在演出安排上也相对合理, 时间基本能保证错开。 前天下午13点50分, M_DSK舞台开唱, 直至14点20分赵雷登上相邻的草莓舞台, 成为全场吸睛点。 赵雷演唱时, M_DSK舞台则没有演出安排, 两个相邻的舞台互不干扰。

赵雷演唱现场。 记者韩轩摄

户外音乐节作为舶来品, 注重亲临现场、释放自我的音乐体验, 这次“草莓”重回北京, 吸引了大量摇滚青年和热爱音乐的文艺青年。 赵雷演唱时, 成千上万人拥在台下同唱《成都》。 当转播镜头从高处推向观众, 歌迷在前方的大萤幕上看到了人潮中的自己, 都特别兴奋地招手、跳跃。

歌迷很多

去卫生间也要排队1小时

音乐品质的好坏, 固然是衡量音乐节品质的重要标準, 但户外音乐节毕竟情况特殊, 数万甚至十万余人次在偏远的市郊聚集, 并在近10个小时的时间里集中在一处, 只有音乐节现场的保障服务和相关设施到位, 观众才能有更好的音乐体验。 可这次草莓音乐节, 卫生、餐饮及相关保障让很多歌迷欲哭无泪。

歌迷们去卫生间要排队1小时。 记者韩轩摄

餐饮区入口排队现象集中。 记者韩轩摄

记者在前天前往现场时, 也被卫生间门口的长队震惊。 观众入口处女卫生间的外面排出了百米长队, 一度延伸到餐饮区和品牌展示区的入口外, 就算从队尾步行到卫生间门口, 也要走上两三分钟。 观众出口处的卫生间情况稍好, 但女卫生间外也有三十人左右。 场地边还设有30个移动卫生间和10个女性专用卫生间, 每个门外也有一群人等候。

由于场内人员极多, 手机信号一度微弱。 赵雷演出后, 大量人流从草莓舞台前涌出, 有人去卫生间, 有人去餐饮区, 还有人奔向其他舞台, 方向均不一致, 而在同一片草地上, 还有歌迷已铺着餐饮垫坐下。 想走出去, 只能一边拨开前方的人, 一边小心看着落脚地的周围, 生怕不小心踩到了席地坐下的歌迷。

人群中,记者身边的一位元女生和同伴失散,同伴没把手机带在身边,她只得找到最近的场务人员寻求帮助,而对方回答:“场地内没有公共喊话的喇叭,我也不太清楚该怎幺办。”这位个子娇小的女生瞬间没了主意,也不敢走开太远,只能踮起脚、举着帽子,在人海中盲目张望。

散场很乱

大片人流追着摆渡车跑

草莓音乐节正值节假日,很多人经历了高速大堵车才来到现场,半天的游玩过后,到了下午已经疲惫,16点后便有观众陆续退场。没想到,散场回家也是一场考验。

根据音乐节官方提供的交通攻略,从音乐节场地到山下停车场的摆渡车坐满即发,但停车场司机表示下午不发车,晚19点后才有,4公里的距离只能靠走。停车场附近聚集了不少附近的村民,骑着小型电动三轮车揽客,在货运三轮车的车斗里摆上小板凳,每位收费10至20元,一车可拉四至五人。

晚上21点后,大量歌迷从场地内涌出。一片昏暗的停车场排满多辆大巴,却没有明确清晰的引导指示。“一片一片的人群在广场上追着车跑,就怕上不去车,有人挤上车却发现坐错了。”有歌迷反映,使用打车APP也无法叫到愿意接单的车,个别计程车司机坐地起价,加价80元才肯前往平谷城区。不少人直到第二天淩晨才回到了北京市区。

举办大型活动,考验的是主办方和当地的接待能力。业内人士表示,户外音乐节多在远离市中心的地点举办,节假日期间出现交通拥堵难以避免,建议歌迷事先查好路线并随时根据路况做出调整。“但音乐节的引导和服务必须到位。”该业内人士认为,比如安排足够数量的、有经验的志愿者,餐饮服务和卫生间设施也要提前安排妥善,“不能只管场内演出,不管场外便利,歌迷在音乐节场地週边的遭遇,也非常影响他们的观演体验。”

记者 | 韩轩

人群中,记者身边的一位元女生和同伴失散,同伴没把手机带在身边,她只得找到最近的场务人员寻求帮助,而对方回答:“场地内没有公共喊话的喇叭,我也不太清楚该怎幺办。”这位个子娇小的女生瞬间没了主意,也不敢走开太远,只能踮起脚、举着帽子,在人海中盲目张望。

散场很乱

大片人流追着摆渡车跑

草莓音乐节正值节假日,很多人经历了高速大堵车才来到现场,半天的游玩过后,到了下午已经疲惫,16点后便有观众陆续退场。没想到,散场回家也是一场考验。

根据音乐节官方提供的交通攻略,从音乐节场地到山下停车场的摆渡车坐满即发,但停车场司机表示下午不发车,晚19点后才有,4公里的距离只能靠走。停车场附近聚集了不少附近的村民,骑着小型电动三轮车揽客,在货运三轮车的车斗里摆上小板凳,每位收费10至20元,一车可拉四至五人。

晚上21点后,大量歌迷从场地内涌出。一片昏暗的停车场排满多辆大巴,却没有明确清晰的引导指示。“一片一片的人群在广场上追着车跑,就怕上不去车,有人挤上车却发现坐错了。”有歌迷反映,使用打车APP也无法叫到愿意接单的车,个别计程车司机坐地起价,加价80元才肯前往平谷城区。不少人直到第二天淩晨才回到了北京市区。

举办大型活动,考验的是主办方和当地的接待能力。业内人士表示,户外音乐节多在远离市中心的地点举办,节假日期间出现交通拥堵难以避免,建议歌迷事先查好路线并随时根据路况做出调整。“但音乐节的引导和服务必须到位。”该业内人士认为,比如安排足够数量的、有经验的志愿者,餐饮服务和卫生间设施也要提前安排妥善,“不能只管场内演出,不管场外便利,歌迷在音乐节场地週边的遭遇,也非常影响他们的观演体验。”

记者 | 韩轩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