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陷退票疑云,谁是幕后玩家?

不同于去年五一档《拆弹专家》《记忆大师》等新片的平分秋色, 今年五一档, 刘若英执导的电影《后来的我们》一枝独大, 目前票房已经突破9亿元。

不过, 影片的口碑两极分化, 围绕影片发生的大规模“退票”事件, 更让该片陷入舆论漩涡之中。

它, 还是真正的赢家吗?

赞者

切中愁绪, 表演戳泪

《后来的我们》是歌手刘若英首次跨界执导的电影处女作, 讲述井柏然、周冬雨饰演的男女主角在过年回家的火车上相识, 此后二人的命运便纠缠在一起, 历经恋爱、分手、错过、重逢的故事。

相对于一路飘红的票房, 影片口碑则一直伴随着争议, 赞者感慨其情真意切, 弹者不屑其消费情怀。

喜欢这部影片的观众, 大部分都被《后来的我们》中对“北漂”生活的刻画和对逝去爱情的缅怀给戳中了痛点。

网友“影志”看片后感慨:

“卖光碟的地下通道, 鼎好电脑城, 北京的地下室和隔断房, 捨不得打车, 老家的辣椒酱……07年的北京汇成一道回忆光景。 ”

而且, 片中关于爱情的金句不少, 比如“我最大的遗憾, 是你的遗憾, 与我有关”, 就令许多观众产生了共鸣。

片中的表演也是一大亮点, 尤其是饰演男主角父亲的田壮壮, 被不少观众封为“催泪神器”:“看到田老师弯着腰、眯着眼写信的一幕,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

影评人韩浩月对于《后来的我们》能在五一档内领跑一点也不意外:

“原因不外有三:

一是流行歌曲《后来》这个大IP的加持;

二是导演刘若英的个人成长充满故事性, 吸引观众想到电影里去对号入座;

三是情感题材与本档期其他影片相比, 更有亲和力。 ”

“影视风向标”主编胡建礼还认为, 强大的宣发攻势, 是助力《后来的我们》称霸五一档的重要因素。

他提到, 该片监製是最擅长运作青春爱情片的张一白, 其之前担任导演的《匆匆那年》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影片, 儘管口碑平平, 但都取得了高票房。

胡建礼说, 张一白在导演界有“产品经理”之称, “儘管这个称号曾在业内引起一定争议, 但至少说明他对电影市场和票房的把握能力。 ”

消费情怀, 三观不正

弹者

在经历了前几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同桌的你》等青春片从大热到崩坏的“洗礼”之后, 相同题材与类型的《后来的我们》也逃脱不了“消费情怀”、“炒冷饭”的嫌疑。

尤其“退票”事件爆发后, 该片在豆瓣网评分一路下跌, 从刚上映时的7分, 目前已经跌破6分大关, 仅剩5.9分, 一只脚已经迈入了烂片的行列。

当然, 这其中不乏“退票”一事引发了部分观众的反感, 产生报复性打低分的情况, 但不可否认, 很多观众对《后来的我们》要幺表示无感, 要幺认为影片套路满满。

网友关于《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的争议

对于片中最核心的情感线, 有观众认为:“剧情很散, 大部分时间感觉很矫情。 ”

尤其是影片后半段男女主角坐在车里回忆往昔, 过于文艺的对白, 与影片前半段接地气的风格格格不入, 令人尴尬。

而对于片中的现实元素, 网友“把噗”犀利地指出:

“几乎所有设计都源自浅薄又刻意的想像, 一幅为外省小镇青年量身定做的‘北漂’图景。 要爱情没爱情, 要北京没北京, 要奋斗没奋斗……”

更严重的是, 片中美化前任、丑化现任, 以及男主角有家室后, 却差点与女主角出轨的做法, 都被很多观众认为是“三观不正”。

记者观察

都做幕后玩家, 岂会有赢家?

4月28日当晚, 在成为唯一一部首日预售破亿元的爱情片, 并进入内地影史预售票房前十名之后, 还没有来得及庆祝, 《后来的我们》就被曝光存在大规模恶性退票情况, 金额可能高达2000万元。

《后来的我们》上映当天票房便突破2.8亿

多家影院出现大量“异常退票”情况

票房造假的“套路”

“对院线伤害最大的就是,哪怕影片并不是那幺好,已经排出去的场次也没有办法再更改了。”一名影院经理如是说。

这一事件迅速发酵,成为小长假期间热点话题之一。国家电影局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介入了调查。刘若英工作室也于前晚发表声明撇清干係,表示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查明真相。而最早发表声明的猫眼,则将矛头指向了黄牛。

然而,对于猫眼“甩锅”给黄牛的做法,壹娱观察主编师烨东提出了质疑:

“如果电影票的倒买倒卖还有这幺大的逐利空间,我们为什幺没有在档期最热、完全一票难求的2018年春节档看到这幺多黄牛?为什幺没有在《速度与激情8》这样的爆款影片中看到如此多的黄牛?而在一个算不上有多热的五一档与一部没有顶尖流量演员的电影中同时出现?”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猫眼作为购票平台就不该参与发行,否则容易沦为“贼喊捉贼”。

但无论最后造假者是谁,这件事真的会有赢家吗?

有业内人士说,“其实造假行为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当下,相关的片方、发行方、主创人员如果一旦沾上这种事,自身会产生信任危机。”

他举了个例子,《捉妖记》当年曝出“幽灵场”事件,其负面影响之后在《捉妖记2》的宣传中体现出来了:“第二部还没上映,就有不少人在影片相关网页下面留言提到这件事,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影片的热度。”

所以,《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如果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如今看似获利的各方,未来也会受到其害。

在韩浩月看来,“电影事业讲究长期发展,票房造假太着急了,用这幺狠的招数的确能为自己带来短期利益,可从长远看,扔出去的匕首必然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票房造假不遏止,未来的电影产业链上就不会有赢家。”

记者 | 聂宽冕

监製 | 王然

编辑 | 张力

金额可能高达2000万元。

《后来的我们》上映当天票房便突破2.8亿

多家影院出现大量“异常退票”情况

票房造假的“套路”

“对院线伤害最大的就是,哪怕影片并不是那幺好,已经排出去的场次也没有办法再更改了。”一名影院经理如是说。

这一事件迅速发酵,成为小长假期间热点话题之一。国家电影局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介入了调查。刘若英工作室也于前晚发表声明撇清干係,表示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查明真相。而最早发表声明的猫眼,则将矛头指向了黄牛。

然而,对于猫眼“甩锅”给黄牛的做法,壹娱观察主编师烨东提出了质疑:

“如果电影票的倒买倒卖还有这幺大的逐利空间,我们为什幺没有在档期最热、完全一票难求的2018年春节档看到这幺多黄牛?为什幺没有在《速度与激情8》这样的爆款影片中看到如此多的黄牛?而在一个算不上有多热的五一档与一部没有顶尖流量演员的电影中同时出现?”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猫眼作为购票平台就不该参与发行,否则容易沦为“贼喊捉贼”。

但无论最后造假者是谁,这件事真的会有赢家吗?

有业内人士说,“其实造假行为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当下,相关的片方、发行方、主创人员如果一旦沾上这种事,自身会产生信任危机。”

他举了个例子,《捉妖记》当年曝出“幽灵场”事件,其负面影响之后在《捉妖记2》的宣传中体现出来了:“第二部还没上映,就有不少人在影片相关网页下面留言提到这件事,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影片的热度。”

所以,《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如果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如今看似获利的各方,未来也会受到其害。

在韩浩月看来,“电影事业讲究长期发展,票房造假太着急了,用这幺狠的招数的确能为自己带来短期利益,可从长远看,扔出去的匕首必然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票房造假不遏止,未来的电影产业链上就不会有赢家。”

记者 | 聂宽冕

监製 | 王然

编辑 | 张力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