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言语使人疼痛?其实都是反安慰剂效应,你在放大自己的疼痛

各位不知道有没有这种经验?在医院或诊所的小房间里, 医生告诉你接下来要进行的疗程(拔牙、打针、手术)会非常疼痛, 要做好心理準备。

从那一刻开始, 你的手心开始冒汗、身体发冷, 似乎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这时候医生开始替你消毒, 酒精棉球碰到皮肤的那瞬间, 你的脸部肌肉抽动了好大一下, 竟然连又轻又软的湿棉花球, 都能引发巨大的不适。

终于撑过了治疗, 你觉得半条命都没了, 医生却看着你, 似乎心里在想「有这幺严重吗?」

你对天发誓, 刚才真的是你人生中最痛苦的体验, 这个医生也太没______(请插入同理心、医德、品, 或任一个同意词)。

在上述的例子中, 你感到的痛楚是100%真实的, 只是原本小小的不适, 被大脑对疼痛的预期反应给放大了, 这就是「反安慰剂」效应(Nocebo Effect)。

就史考特的观察, 反安慰剂效应每天都在上演, 众多健身爱好者更是身受其害。 不相信吗?让我慢慢解释...

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很多人都听说过, 其意义为「原本无疗效的治疗或药物所提供的疗效」。

举个例子:有一群头痛的病患分别被给予止痛药、装麵粉的假药丸、以及甚幺都不给。 吃下止痛药的病患头痛改善了, 但神奇的是, 吃下假药丸的组别头痛也有好转!至少比甚幺都没吃的可怜虫好得多。

这是因为「接受治疗的假像」让病患的认知受了影响, 产生「我应该会变好」的想法, 症状因此减缓(注1)。 类似的情况不仅是在药物有, 假运动、假电疗、假手术都能够提供一定的疗效。

所以为什幺喝符水、放血、某些健康食品、地下电台卖的药(注2), 还有拔到狮子头上的鬃毛都会有效, 有不少例子是安慰剂效应在作祟。

(注1:安慰剂效应不仅是认知所造成, 研究发现神经传导物质、大脑皮质活化、以及遗传都有牵涉其中。 )

(注2:地下电台卖的药时常加入西药成分, 所以倒也不能说疗效都来自安慰剂效应...)

反安慰剂效应

甚幺是反安慰剂效应?把安慰剂的概念反过来想就对了!

以下是几个科学研究所提供的反安慰剂效应实例:

76位因高血压而接受Beta-Blocker药物治疗的病人, 有一半被告知该药物有勃起障碍的副作用, 另一半则没有接受此项资讯。 结果被告知者有32%产生勃起障碍, 未被告知者仅有13%有这样的问题。 两组吃的药物都相同哟!但是心理的预期作用让身体产生不同的结果。

(史考特评:如果是这样, 各位男性读者以后看医生还敢问副作用吗?)

因下背痛而接受影像检查的病人, 在三个月后比起没有接受影像检查的病人疼痛更严重。

(史考特评:跟像拍大头照一样, 每个人的脸孔都能找到一些让人不满意之处。 脊椎的X光片也是如此, 很少人的X光片是挑不到一点毛病的, 但这些小毛病未必一定是疼痛的根源。 医师在解说X光片的过程中提到这边一点点歪、那边一点点退化、或是有小小的骨刺, 无形之中也会造成反安慰剂效应。 这也是为什幺英国对下背痛的治疗指引, 反对医师过度开立影像检查。 )

如果医师对生产时做无痛分娩的妇女强调麻醉过程的疼痛, 而非麻醉带来的疼痛缓解, 妇女的疼痛会更加强烈。

(就跟我们一开始提到的例子一样, 医生事先强调会痛的治疗, 最后都会变得更痛。 )

如果一个人因为任何原因而相信他的身体有状况, 那幺原本容易忽略的小症状, 突然都变得像是疾病的前兆。 这样的认知会提升焦虑感、让疼痛阈值下降(注3)、疼痛又再度加深焦虑以及病患对自己有问题的认知, 最后形成一个自给自足的恶性循环。

如果有一天各位在路上遇到史考特, 聊着聊着我开始胡扯, 说你的步态歪斜、左脚比右脚长, 甚至印堂发黑, 中气隐隐不足。 在高剂量的反安慰剂作用下, 我相信你未来几天应该也会觉得身体不太对劲, 甚至肩颈下背开始隐隐作痛。

(注3:原本不会造成疼痛的刺激, 也变成会引发疼痛, 像一开始提到的棉花球消毒案例。 )

反安慰剂与健身族群

反安慰剂效应跟健身有甚幺关係呢?关係可大了。

史考特常常看到长短脚、脊椎侧弯、骨盆前倾、骨刺、椎间盘突出这些诊断名词每天在脸书上飞来飞去。 许多键盘医师看到某个网路影片就会说, 你有A、B、C、D、E等问题, 需要靠W、X、Y、Z等方法来矫正。

暂不提透过网路诊断这件事是否违反法律, 如果这些诊断有一定的学理依据, 我可能还不会那幺反感。 但很多时候, 这些出自善意的建议其实是反安慰剂, 伤害了无知的受众。我的论点是根据以下两点事实:

许多身体结构或姿势的问题「不一定」会造成疼痛。

让健康无疾病的人相信自己身体有状况,会产生反安慰剂效应。

身体的不对称、退化、组织受损,其实未必与疼痛有100%的关联性,举几个例子来说:

健身社群最爱提的姿势异常「骨盆前倾」,曾有医疗专业人士说会导致腰痛,但这说法实在是没有根据。2014年的统合性研究发现,下背痛患者与无疼痛健康人的脊椎弧度、骨盆姿态并无不同。

姿势歪斜普遍被认为会造成酸痛问题,但有一群姿势歪斜而且改不回来的朋友可能不这幺认为:脊椎侧弯。研究发现许多脊椎侧弯病患完全没有背痛的问题,大多数下背痛患者却都没有脊椎侧弯的问题。如果站没站相、作没坐相会导致腰酸背痛,那又要怎幺解释脊椎侧弯却没有疼痛的这群特例呢?

长短脚会造成腰痠背痛?研究在这方面相当的分歧,有些认为会,有些认为不会。

用核磁共振检查运动员的肩关节,会发现许多旋转肌受损的患者,一点症状也没有。

膝盖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常有软骨磨损的问题,有趣的是,软骨磨损的程度跟疼痛不一定相关。有些人初期磨损就痛得受不了,有些人软骨都要磨光了却没有症状。

手疗师协会宣称,许多健康问题都是脊椎错位所造成,透过他们的手法治疗将脊椎位置回复正常,病患的问题就能获得解除。在科学上,所谓的「脊椎错位」从未获得科学证实,甚至欧洲的手疗师学会已经完全屏弃了脊椎错位的概念。脊椎错位确实很有可能发生(例如严重车祸的病患),但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如果你有脊椎错位的问题,你比较需要外科手术,不是手法治疗。

(By Frank Gaillard [GFDL (http://www.gnu.org/copyleft/fdl.html) or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疼痛是一个极为複杂的东西,单看姿势或组织的受损都无法解释疼痛的产生。

在没有足够科学证据下矫正姿势异常、给予疾病诊断、要求避免特定活动,不仅对于病患的疼痛没有説明,在无形中可能製造了反安慰剂效应。

史考特在上节目或接受访问时,常被问到以複健科的角度来看,那些坐姿不好、那些床垫不好、哪一种运动不要做。

这些问题都让我感到难以回答。

有些答案很明显,例如没有运动习惯的人不该去跑全马、杠铃深蹲时应保持脊椎中立、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应避免高冲击运动。

但脖子怎幺摆?重物怎幺搬?怎幺站最好?研究上都找不出明确的答案。对上述问题我不愿意给予肯定答案,因为我的话语可能在无意之间,让大量的受众产生反安慰剂效应。

结语

疼痛是一个高度複杂的东西,身体组织受损可能会产生疼痛没错,但认知、情绪、甚至一个人的社交状态才会决定后续的疼痛感受。

透过这篇文章,我希望各位理解到许多姿势、结构的「问题」都未必会产生症状,但是如果我们心中笃定认为这些正常的身体变化会造成疼痛,甚至到处说服别人有病需要接受治疗,那幺不自觉之中,反而让反安慰剂效应放大了原本的无害的问题。

请在下方为本文点赞、发表你的留言

更多精彩健身乾货,请点击右上角关注茶健身头条号。

伤害了无知的受众。我的论点是根据以下两点事实:

许多身体结构或姿势的问题「不一定」会造成疼痛。

让健康无疾病的人相信自己身体有状况,会产生反安慰剂效应。

身体的不对称、退化、组织受损,其实未必与疼痛有100%的关联性,举几个例子来说:

健身社群最爱提的姿势异常「骨盆前倾」,曾有医疗专业人士说会导致腰痛,但这说法实在是没有根据。2014年的统合性研究发现,下背痛患者与无疼痛健康人的脊椎弧度、骨盆姿态并无不同。

姿势歪斜普遍被认为会造成酸痛问题,但有一群姿势歪斜而且改不回来的朋友可能不这幺认为:脊椎侧弯。研究发现许多脊椎侧弯病患完全没有背痛的问题,大多数下背痛患者却都没有脊椎侧弯的问题。如果站没站相、作没坐相会导致腰酸背痛,那又要怎幺解释脊椎侧弯却没有疼痛的这群特例呢?

长短脚会造成腰痠背痛?研究在这方面相当的分歧,有些认为会,有些认为不会。

用核磁共振检查运动员的肩关节,会发现许多旋转肌受损的患者,一点症状也没有。

膝盖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常有软骨磨损的问题,有趣的是,软骨磨损的程度跟疼痛不一定相关。有些人初期磨损就痛得受不了,有些人软骨都要磨光了却没有症状。

手疗师协会宣称,许多健康问题都是脊椎错位所造成,透过他们的手法治疗将脊椎位置回复正常,病患的问题就能获得解除。在科学上,所谓的「脊椎错位」从未获得科学证实,甚至欧洲的手疗师学会已经完全屏弃了脊椎错位的概念。脊椎错位确实很有可能发生(例如严重车祸的病患),但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如果你有脊椎错位的问题,你比较需要外科手术,不是手法治疗。

(By Frank Gaillard [GFDL (http://www.gnu.org/copyleft/fdl.html) or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疼痛是一个极为複杂的东西,单看姿势或组织的受损都无法解释疼痛的产生。

在没有足够科学证据下矫正姿势异常、给予疾病诊断、要求避免特定活动,不仅对于病患的疼痛没有説明,在无形中可能製造了反安慰剂效应。

史考特在上节目或接受访问时,常被问到以複健科的角度来看,那些坐姿不好、那些床垫不好、哪一种运动不要做。

这些问题都让我感到难以回答。

有些答案很明显,例如没有运动习惯的人不该去跑全马、杠铃深蹲时应保持脊椎中立、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应避免高冲击运动。

但脖子怎幺摆?重物怎幺搬?怎幺站最好?研究上都找不出明确的答案。对上述问题我不愿意给予肯定答案,因为我的话语可能在无意之间,让大量的受众产生反安慰剂效应。

结语

疼痛是一个高度複杂的东西,身体组织受损可能会产生疼痛没错,但认知、情绪、甚至一个人的社交状态才会决定后续的疼痛感受。

透过这篇文章,我希望各位理解到许多姿势、结构的「问题」都未必会产生症状,但是如果我们心中笃定认为这些正常的身体变化会造成疼痛,甚至到处说服别人有病需要接受治疗,那幺不自觉之中,反而让反安慰剂效应放大了原本的无害的问题。

请在下方为本文点赞、发表你的留言

更多精彩健身乾货,请点击右上角关注茶健身头条号。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