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南歌子》写尽佳人风情万种,何以人们对苏东坡误会了千年

自古佳人配才子, 是天下最美好的故事。 如果才子身边少了美人相伴, 仿佛就感觉缺少了点什幺, 不完美。 东坡做为历史数一数二的大文豪, 当然身边更少不了美人相伴。 从王弗王闰之王朝云, 到郑容高莹与李琪, 无论走到哪, 他都是那幺有人缘。 而酒宴上艺伎歌舞更是他的最爱, 这时往往会词兴大发, 挥豪泼墨一番, 而今天我们说的《南歌子》就是如此。
​琥珀装腰佩, 龙香入领巾。 只因飞燕是前身。 共看剥葱纤手、舞凝神。 柳絮风前转, 梅花雪里春。 鸳鸯翡翠两争新。 但得周郎一顾、胜珠珍。 这首词是1071年他由汴梁去杭州做官, 路上经过楚州, 太守周豫酒宴款待, 席间舞伎翩翩, 苏轼词兴大发, 写词相赠。
​这首词写的是周豫的舞伎。 腰间佩带着琥珀, 衣领间散发着轻香。 舞姿轻盈, 仿佛就是前世的赵飞燕。 她十指纤细白皙, 舞姿翩翩, 神情甜美, 叫人如癡如醉。

她们身段轻轻, 舞姿飘飘, 似春风柳絮;她衣着亮丽, 红脸小腰身, 似梅花争傲雪。 一个个都是那幺迷人, 如鲜花争奇斗豔。 如果能得到称讚, 那比给珍珠还要高兴百倍。
​我们说到苏轼, 马上会想到“豪放”,但其实在他三百多首的《东坡乐府》中没几首“大江东去”,反而有大把大把的儿女情长、春秋闺怨, 直接题咏和间接涉及歌伎的词,多达一百八十多首, 而这首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这丝毫掩盖不住苏轼的豪放气概,他的人生并非都是痛快淋漓的慷慨。 风花雪月中,也有真谛和自由。 这才是苏轼的全部, 真实一生。 他不仅是千载难得一遇的大文豪, 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好了, 关于苏轼和他的《南歌子》的故事我们就写到这里, 欢迎大家关注我们, 发现历史, 每天有更新, 谢谢大家, 再见!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