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些员警讲述自己的劳动故事

今天, 是“五一”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了。 你也许正在驱车赶往下一个景点, 而两名交警骑着摩托车匆匆地越过你往前疾驰, 他们要去处理前方的一起剐蹭事故;你也许正在步行街上吃着烤鱿鱼, 而街角的警车里, 有一双双警惕的锐利的眼睛扫视四周, 守护平安……

1999年9月, 我国推出新的法定休假制度, 五一劳动节和春节、国庆日一起成为三大黄金周。 2008年, 五一劳动节被调整为三天假期。 小长假的出现加上我国经济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假日期间走出去——走访亲友或是游山玩水。

据国家旅游局资料中心综合测算, 2017年“五一”小长假期间, 全国共接待游客1.34亿人次, 预测今年将会达到1.49亿人次。 广东省在2017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接待游客1289万人次, 可以预计这个数字在今年也会有一个可观的增加。 人口大规模的短期集中流动, 对我国的警务工作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哪怕在我国这样一个整体治安良好的国家, 在广东省这样一个经济发达文明程度较高的地区, 员警的工作性质仍然不可避免的让他们成为和平年代里流血牺牲最多的群体, 用一句现在网路上流行的话来说, 就是“岁月静好, 因为有人在负重前行”。 不论是日常街面巡逻、公共场所消防检查、维护交通秩序, 还是侦办盗抢案件、重大节庆安保, 甚至是面对持刀恶贼、面对身缠土制爆炸物品的穷凶极恶的歹徒时, 都有一个又一个前赴后继的员警站出来, 组成保卫群众的铜墙铁壁。

又是一年五一劳动节。 过去总是我们来说, 说民警有多辛苦, 说民警如何废寝忘食兢兢业业……但在今年这个属于劳动者的节日里, 我们想让民警自己说。 因此, 本报特意邀请了几位不同地市、不同岗位、不同工龄的警队成员来聊聊他们自己的五一劳动节。 他们的坚守, 就是广东18万员警的坚守;他们的热爱, 也是广东18万民警的热爱。

在办公室弹奏一曲《英雄交响曲》

柯海峰

清远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民警

“五一”小长假到了, 很多人都兴高采烈地準备出游。 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自入职公安从事出入境审批工作以来, 我就对各种节假日兴致不高甚至有点厌倦了。

每到放假前后, 出入境业务办理大厅门口就有许多人早早地过来等候。 等到工作人员开始受理业务的时候, 大厅便热闹得如同网路购票还不盛行的年代春运期间的火车站售票厅现场。 遇到这种情况, 作为群众眼中正义与勇敢化身的公安民警的一份子, 面对从全市“春运现场”彙聚而来堆积如山的申请材料, 我都有些慌了阵脚。 但业务受理时限规定不给我们慌乱的时间, 工作还得按时保质完成。 印章盖下“咚咚”, 纸张翻动“唰唰”, 仪器扫码“滴滴”, 滑鼠点击“哒哒”, 真可谓是印章与材料齐飞, 滑鼠同仪器共振, 就像大家一起弹奏着《英雄交响曲》。

但现实出入境的审批工作却没有音乐那般跌宕起伏、富有魅力, 审批工作相对单调枯燥, 且讲究速度和细心。 如果速度慢了, 就会造成材料堆积, 办证时限延长, 影响群众出境的计画;如果不细心, 就容易出纰漏, 给其他环节工作人员和群众带来极大的不便。 所以, 在审批材料的时候, 我会把群众的每份材料, 都当成自己的来审批, 仔细核对资讯, 确保不出任何问题。

近年来, 不仅是节假日期间我们很忙, 就算是平时, 我们业务量也很大。 越来越多的人有能力、有条件出境, 或学习, 或旅游, 或商务, 这些都离不开国家的飞速发展, 祖国的强大总能使我自豪。 而每每感到疲倦, 梦想着诗和远方的生活时, 我又想到那幺多人带着自己审批通过的护照和通行证去远方, 就觉得很有获得感和满足感。

山海警队的大鹏情怀

彭丽娜

深圳市公安局大鹏分局民警

员警的工作时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8小时工作制, 而是24小时随时待命, 更没有什幺节假日可言。 这个“五一”假期, 毫无疑问, 我和我的同事都会在工作中度过。

由于大鹏新区的地理位置特殊, 作为深圳旅游“重镇”, 每年接待游客量逾千万人次。 根据大鹏地理环境和警务特点, 大鹏公安分局开创性地推行了“假日勤务”模式, 在每年5~10月, 针对游客大量涌入的情况, 启用假日勤务机制, 全警取消休假, 设置可移动警务室, 组织机关民警成立“大鹏骑巡队”, 支援热点景区。

在大鹏警队里, 流传着三个“120”的说法, 即大鹏民警从家到单位的时间、路程、油耗车费平均分别是120分钟、120公里和120元。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选择守护这片土地,有人称大鹏公安是“大海边上的蓝精灵”。

窗外,海风轻柔地吹拂着脸颊,院子里各种鸟儿欢快的鸣唱声悦耳动听,和天空飘浮的云朵玩着捉迷藏。生态佳、空气好是近山靠海的我们常挂在嘴边引以为豪的资本,无法诉说的酸楚早已习惯了用忙碌去掩盖。出海的渔船已靠岸,白天熙熙攘攘的沙滩此时除了海浪的嬉戏,孩童的畅响,那就是漫步沙滩窃窃的甜言蜜语了。昏黄的街灯洒落在全副武装的员警身上,为守山海净土,护一方平安,陪小家的时间表不断地被更改,然而参与守护这座城市是一种荣誉和成就,是使命,是责任,是一种毅力,也是一种信念,但如果问我为什幺选择山海警队,我想说,那是我对大鹏别样的情怀。

守卫流动的车龙

谢松良

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教育科普通聘员

从部队退伍后,我就进入东莞交警部门工作,这些年,每逢五一劳动节,我都是在忙碌中度过。当然,不止是我,我的同事也是这样。

虽然我不是一名正式交警,只是交警队里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但我同样爱这个职业和这份工作。记得那年入职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时候,我才20多岁,在东莞一个人口超过70万的镇区工作。那时候,队里的民警和协警加起来不过30余人,五一劳动节那天辖区的各个景点人流像蚂蚁,主干道路车辆塞成游动的长龙。在交警支队支队长的带动下,我们队全员上路疏导交通,忙到天黑,直到道路通畅了,才顾得上吃饭。

渐渐地,我就习以为常了。“五一”对我和同事来说,就两个字:“忙”和“累”。东莞的汽车保有量位居广东省第二,超过270万辆,这幺多的车,不要说“五一”小长假期间了,就算是平时,交通压力也颇大。可我们必须面对困难和挑战,因为疏堵保畅通是交警的职责。

后来,我有幸调入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部门工作,五一劳动节不能像以前一样与同事在路面巡逻、疏导、协助处理事故了。但为了做好“五一”假期的宣传工作,我们同样不敢懈怠。

这个“五一”我休息

张翼

广州市公安局警务保障部民警

今年五一劳动节我没有值班,也无须加班,如无意外,我将完整享受三天假期。员警兄弟尤其是一线同志,够羡慕我吧?

回顾过往的工作历程,我有19年的五一劳动节坚守在岗位上。最初我在派出所工作,辖区地处市中心,每到节假日人流如织,警力捉襟见肘。那时,我单身,就住在所里,逢“五一”不是值班就是加班,虽然干的大多是琐碎“小”事,心里却觉得很充实。

时至任职基层所队“一把手”,已是领头雁,节假日带头值班自是理所当然。作为游客欢声笑语的安全后盾,虽然并不能时刻获得感谢和荣誉,但那种自豪感却是如此的踏实。

现在我在广州市公安局工作,客观地说,在市局机关,日常工作未免要累死许多脑细胞,但一般而言,节假日还是有保障的。但人就是这幺怪,没得休就渴望,而一旦许你休,“幸福”突然来临,心里却五味杂陈。

心中有“愧”啊!像有一个声音在训导:身为员警,繁忙的节假日不值班、加班,像什幺样子?因而,自己倒觉得“欠”警队一点什幺,更觉得愧对仍坚守在一线的兄弟。毋庸讳言,这是一种思维方式,是警队的“加班文化”使然!

员警,难道就应该如钢铁战士般不知疲倦地加班、值班才光荣吗?我不这样认为!要知道,劳动节其实并非是为了讚美不知疲倦的劳作,相反,其初衷是为了减少劳动时间,为每一个劳动者争取应有的权益。

应当承认,不用说加班,哪怕是流血牺牲,只要工作需要、人民需要,熔铸忠诚警魂的员警都应义无反顾、一往无前。但我们更应该追求通过合理安排时间提高效率,让更多的员警享受到节假日。要知道,员警也是血肉之躯,也是需要休息的啊!休息,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记者 崔铭泳

编辑 贺依茜

审核 熊凤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选择守护这片土地,有人称大鹏公安是“大海边上的蓝精灵”。

窗外,海风轻柔地吹拂着脸颊,院子里各种鸟儿欢快的鸣唱声悦耳动听,和天空飘浮的云朵玩着捉迷藏。生态佳、空气好是近山靠海的我们常挂在嘴边引以为豪的资本,无法诉说的酸楚早已习惯了用忙碌去掩盖。出海的渔船已靠岸,白天熙熙攘攘的沙滩此时除了海浪的嬉戏,孩童的畅响,那就是漫步沙滩窃窃的甜言蜜语了。昏黄的街灯洒落在全副武装的员警身上,为守山海净土,护一方平安,陪小家的时间表不断地被更改,然而参与守护这座城市是一种荣誉和成就,是使命,是责任,是一种毅力,也是一种信念,但如果问我为什幺选择山海警队,我想说,那是我对大鹏别样的情怀。

守卫流动的车龙

谢松良

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教育科普通聘员

从部队退伍后,我就进入东莞交警部门工作,这些年,每逢五一劳动节,我都是在忙碌中度过。当然,不止是我,我的同事也是这样。

虽然我不是一名正式交警,只是交警队里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但我同样爱这个职业和这份工作。记得那年入职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时候,我才20多岁,在东莞一个人口超过70万的镇区工作。那时候,队里的民警和协警加起来不过30余人,五一劳动节那天辖区的各个景点人流像蚂蚁,主干道路车辆塞成游动的长龙。在交警支队支队长的带动下,我们队全员上路疏导交通,忙到天黑,直到道路通畅了,才顾得上吃饭。

渐渐地,我就习以为常了。“五一”对我和同事来说,就两个字:“忙”和“累”。东莞的汽车保有量位居广东省第二,超过270万辆,这幺多的车,不要说“五一”小长假期间了,就算是平时,交通压力也颇大。可我们必须面对困难和挑战,因为疏堵保畅通是交警的职责。

后来,我有幸调入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部门工作,五一劳动节不能像以前一样与同事在路面巡逻、疏导、协助处理事故了。但为了做好“五一”假期的宣传工作,我们同样不敢懈怠。

这个“五一”我休息

张翼

广州市公安局警务保障部民警

今年五一劳动节我没有值班,也无须加班,如无意外,我将完整享受三天假期。员警兄弟尤其是一线同志,够羡慕我吧?

回顾过往的工作历程,我有19年的五一劳动节坚守在岗位上。最初我在派出所工作,辖区地处市中心,每到节假日人流如织,警力捉襟见肘。那时,我单身,就住在所里,逢“五一”不是值班就是加班,虽然干的大多是琐碎“小”事,心里却觉得很充实。

时至任职基层所队“一把手”,已是领头雁,节假日带头值班自是理所当然。作为游客欢声笑语的安全后盾,虽然并不能时刻获得感谢和荣誉,但那种自豪感却是如此的踏实。

现在我在广州市公安局工作,客观地说,在市局机关,日常工作未免要累死许多脑细胞,但一般而言,节假日还是有保障的。但人就是这幺怪,没得休就渴望,而一旦许你休,“幸福”突然来临,心里却五味杂陈。

心中有“愧”啊!像有一个声音在训导:身为员警,繁忙的节假日不值班、加班,像什幺样子?因而,自己倒觉得“欠”警队一点什幺,更觉得愧对仍坚守在一线的兄弟。毋庸讳言,这是一种思维方式,是警队的“加班文化”使然!

员警,难道就应该如钢铁战士般不知疲倦地加班、值班才光荣吗?我不这样认为!要知道,劳动节其实并非是为了讚美不知疲倦的劳作,相反,其初衷是为了减少劳动时间,为每一个劳动者争取应有的权益。

应当承认,不用说加班,哪怕是流血牺牲,只要工作需要、人民需要,熔铸忠诚警魂的员警都应义无反顾、一往无前。但我们更应该追求通过合理安排时间提高效率,让更多的员警享受到节假日。要知道,员警也是血肉之躯,也是需要休息的啊!休息,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记者 崔铭泳

编辑 贺依茜

审核 熊凤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